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洪海 的博客

吾言悟语

 
 
 

日志

 
 

浙商的草根文化情结(二) 文/兰洪海  

2009-04-23 18:22:28|  分类: 经言济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东学派为浙江人的创业砸开了思想的桎梏,使浙江人在很长一段时期,从事经商的人群比例大于同期全国其它地区的水平。到明清时,三大商帮——晋商、徽商、浙商已闻名遐迩,其经济体量已足以影响中央政府决策。

说浙人全民经商似有夸张,可是说到社会中产阶层普遍从商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主要针对浙东地区宁绍平原、杭嘉湖平原一带中心城市),这颇有些17世纪荷兰市民社会的味道——整个荷兰国民大都从事着与商业直接关联的行业。

明朝末年,资本主义经济在浙江地区已初露端倪,商贸繁荣,经济发达,人民的生活方式也在发生变化。正是在此基础上,居于姚江之畔的黄宗羲等一批具有经世精神的浙东知识分子,开始依据市民社会的生活规则来批判君主专制制度和程朱理学,竭力反映“士、农、工、商”的利益,形成了对于后世具有重要影响的浙东学派和启蒙主义思潮。其中一些重要思想观点甚至惠及今人,成为当代浙江人民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宝贵的文化资源。

明清之际由黄宗羲开创的浙东学派,是浙东地区发达的商品经济和中华民族经世致用的文化传统相结合的思想成果。很大程度上浙东学派颠覆了传统儒家经典。虽然说儒家从根本上是解决“人需”问题,但实则还是对当时社会人群进行了界定。

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到明代后期,在商品经济比较发达的浙东地区,传统的观念,尤其是公私观念开始动摇。崇公灭私虽是中国传统社会的主导观念,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公”是以政权来体现的,政权又以君主为代表,因此,“公”到最后就归帝王一人所有。而浙东学派则认为,“公天下”就是能使老百姓“各得自私、各得自利”的天下。

几千年来,这种儒家的公私观念在中国社会一直占据着正统地位。小民布衣断难跨出雷池半步,“生也在田,死也在田”,是无数人终生的写照

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中写道:“古者,井田养民,其田皆上田也。自秦而后,民所自有之田也。上既不能养民,使民自养也”。“民买田而自养,犹赋税以扰之,……是亦不仁之甚,而以其空名跻之,曰君父君父”。他从秦汉以来田产私有的土地关系中得出了天下是百姓的天下的结论,指出君王把天下当作自己的私产无疑是世上最大的盗贼。他从人生来就自私自利立论,认为天下百姓和君主一样,生来就有自私自利的权利,因此君主和天下人具有平等的权利。君主的所谓“公天下”也只是他自己的私,“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向使无君,人各得自私,人各得自利也”。他祭起上古三代的大旗,称“古者以天下为主,君为客,凡君之所毕世而经营者,为天下也”。有公的天下就是统治者能全心全意为百姓服务的天下,就是能使百姓各得其私、各得其利的天下。

凡此种种,都为浙人背叛“传统”,挺直腰杆走向商业铺平了道路。

我们说传统不是一蹴而就的,那么浙人经商,打开思想的门径,自然也不是南风一吹吹皱一池春水般的方便,还是经历了很久一段时间的煎熬,尤其是建国后到改革开放前夕,在浙南和浙西山区仍然有许多的地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这在今天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用现代的话说,浙东学派是洞悉了人性的本质,追求“利己”是天经地义的法则,因此浙商从一开始就极具草根性和市民意识,仿佛今天的香港、摩洛哥,除了商业,不知道你还可以从事什么?

 

 

(本文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