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洪海 的博客

吾言悟语

 
 
 

日志

 
 

1422:城村纪事 之一  

2014-10-30 13:49:00|  分类: 育儿,亲眷,阿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村纪事 之一(微小说)

——撤村建居新居民生活片段

兰洪海

 

为民接到电话,还被困在回城的路上。整个天目山路西段浩浩荡荡的车流,耀眼的尾光连成几条蜿蜒的红色光带。为民心情烦躁,下午三点多接到大姐的电话,他就有种不祥的感觉。这让他在这缓慢移动的车流中,更加的难以平复心情。

赶到父母临时租住的小区,就发现气氛不对,小区里有些以往村里的邻居,都神色特异。为民加快步上楼,临时租住的屋里,已经坐满了人。母亲和大姐、小妹在亲友的团团围护下,已痛哭失声。二哥为国在张罗招呼亲眷。

为民赶紧走过去,急声问:“阿哥,噶回事体”?为国应道:“阿爸没得啦。”说完,就有一些哽咽。为民的头突然有一种被什么东西撞击的感觉。在他记事到现在,他好像还从没有如此近的与“死”贴近,这事就这么降临到他身上和他的家庭中。

一天前,村里通知为民的爸妈去看新房。虽说原来的“村”已经都改为“经合社”了,可新居民还是习惯叫“村里”,还有些老的像为民爸妈更习惯叫“大队”。爸妈也通知了为民。为民因为忙,没有急着回来。结果,今天却出了事。

经历了五年的过渡房生活,终于盼来了属于自己的新房。为民爸爸从接到通知那天看房,到今天下午一点多出事,已经来来回回去新房了五六遭。这也难怪,为民爸爸已经八十五岁了。真正的好日子,其实也没有享受到什么。一个月一千多块的养老工资,加上老妈的一些村里补贴,过过日子也还行。为民兄弟姐妹四人,他排行老三,下面还有一个妹妹。现在大姐和二哥为国的孩子已结婚生子,妹妹的小孩也结婚了。按政策,这次的拆迁安置,为民这一大家子一下分了十套房子,为民也拿了一大一小两套。原本喜庆的好事被这意外横祸一搅和,整个家里也没一丝的舒展。

为民一直嚷着要见阿爸。亲眷中的长辈一边安抚,一边劝说为民说不要见了。人已在超山,惨状目不忍睹。说处理事故的交警介绍,为民阿爸是在新小区转角的路口被一辆黄沙车刮蹭倒地后倒车碾压致死的。为民很清楚,自打撤村建居后,自己呆过的这片土地大部分变成了工业厂房和大型居住区。说起黄沙车,他还心有余悸,他也曾被黄沙车吓过几次。后来每次看见黄沙车,他都小心翼翼。

第二天,按乡俗为民姊弟几个请了做法事的做了道场,延请了过往的左邻右舍亲眷朋友。在村里临时搭建的文化礼堂,其实也就是一个简易的大棚,乡邻们吃着专门请的师公烧的大桌佳肴,高声的猜拳行令,还有多日不见发小的热烈重逢,俨然让人分不出是喜是悲。豆腐饭吃罢,照例祭拜,一众人一圈下来,时间即入深夜,入殓师即选吉时做起了入殓仪式。由于毁伤的严重,入殓的时候,为民全家都没有看到阿爸的最后一面。为民和为国头抵棺椁首位,大声嚎哭,以头撞击棺木,被亲友们强行拉开。仪式结束,乡邻亲眷们也都一哄而散了。只有为民兄弟和几个老表,按例值夜守灵,等待次日的出殡。

为民阿妈,一个人蜷缩在灵场的一角,嘴里一直喃喃自语:“要噶许多房子,作啥啦!”

  评论这张
 
阅读(15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